当前位置:首页

这与过失杀人不符

2020-07-16 18:02

为防止罪行败露,赵某于当晚又将陈某尸体用编织袋、布绳进行包装,抛弃在苍南县金乡镇某村桥下河中。同年9月30日,陈某尸体在河道旁被发现。经法医鉴定,不排除陈某因颈部遭受机械性外力作用导致窒息死亡。

事后,赵某取走陈某的一只旅行箱,箱内有仿北宋影青釉葵瓣口碗、近代九桃五彩盘、现代青花苹果式水盂各1只,方平山水画、潘曾诒花卉画、仿黄胄《驴》画、大愚瑞雪图画各1幅、手机1部、苹果牌ipad1部。

公诉机关认为,赵某为琐事纠纷,故意杀死他人;后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窃取他人财物,数额较大,应当以故意杀人罪、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且赵某犯数罪,应予数罪并罚。

面对公诉人“你是如何处理尸体的”讯问,赵某称“去车旁捡来一个编织袋,把尸体装进自己的车里后,开到外面,从桥上把尸体扔掉。”杀人抛尸后,赵某交代自己“拿那个画,想去上海卖,后来还拿陈某的手机发短信给陈某儿子,谎称去北京做古董生意,过几年后回来。”

公诉人则辩称,赵某主观上故意隐瞒,客观上实施了杀人行为,这与过失杀人不符。

在法庭辩论阶段,赵某的辩护人辩称,公诉人指控赵某犯故意杀人罪的定性有误,对指控盗窃罪则没有异议。赵某主观上只是希望阻止陈某的辱骂,并没有杀害陈某的主观故意,因此赵某的行为应当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。

站在法庭上的赵某,今年45岁,温州苍南人。公诉机关指控,赵某与陈某原系情人关系。2014年9月22日晚上10时许,在苍南县钱库镇某租房内,因陈某要求赵某归还债务等问题与之发生口角,遂赵某采取扼颈方式将陈某杀害。

法庭上,赵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杀人抛尸盗窃的犯罪事实予以承认,但表示两人不是因为债务纠纷发生争吵,主要是陈某心情不好导致。赵某交代因为打算拍卖掉的“名画”需要十万多手续费,由于自己还欠陈某几万块钱,陈某就催促赵某尽快还钱,从而诱发争吵。